我和尚天裕老师相处的日子

版权所有:尚天裕学术思想研究室       京ICP备14012866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内南小街甲16号  电话:010-84028853   邮箱:swlx2684@sina.com

更多>

新闻详细

朱长庚       陕西中医学院(712083)

       尚天裕老师是我国乃至世界级的医学大师,他为人忠厚,谦虚谨慎,治学严谨,又富有创新精神。一个学习西医的人能在中医领域内取得中医学的成果实属不易。中国医学在几千年的延续中确有它的独特之处,但是我们的国家人口多,地域跨度大,加之交通不便,信息不通,将这一国宝长期撒落民间。各地治疗骨折方法极不统一又不规范。东西南北各有特色,所谓南派、北派仅上海市以前就有骨科八大家。各家有各家的一套治法,各家有各家的特色,这种流派纷成的局面一直存在着。接骨手法有的是八法有的是十法、十六法等。外固定夹板,有的是柳木,有的是竹板的,有的是树皮的,还有用麻纸夹鸡蛋清固定的。真是五花八门,极为丰富。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尚天裕老师和他的团队经过几年的潜心研究和临床实践,将这一散落在民间的治疗骨折的方法给予规范和升华、他将整骨手法统一为八法,把外固定夹板统一为柳木夹板,还将各个不同部位的固定用形状不同的夹板在工厂大规模生产供全国使用。   提出骨折三期内外用药的原则。倡导了骨折恢复功能的练功术(功能锻炼)这一整套治疗骨折的方法,命名为中西结合治疗骨折。经过实践对比尚老师的这一套治疗骨折的法则,比较优于同时代的国外治疗骨折的方法,骨折愈合时间短,功能恢复好,这是对中医的一次挖掘,是对医学界的巨大贡献。
       尚老师出席过多个国际会议,在多次的国际会议上弘扬过中国医学,这是中国人的骄傲,使中国人扬眉吐气,外国人羡慕不已。自我从事骨伤专业以来就知道天津骨科医院在中西医结合治疗骨伤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从理论结合实践总结出了一套科学的理论和一套完整的实用手法,但那时我对尚天裕的名字是多么的崇敬和仰慕,但也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我们尚老的接触是在1983年编写《中国大百科全书 骨科分卷》时才认识的。编写骨科分卷,写作班底的人员均是中医骨科界享有很高声誉的老前辈们如黑龙江中医学院的樊春州、吉林中医学院的刘柏龄、上海中医学院的施杞、广州中医学院的岑泽波、陕西中医学院的孙绍良,尚老没有参与编写而是以审校把关的身份参与,那时的我在参与编写人员中是年龄最小的一员,才有幸和尚老近距离接触,我和尚老第一次相聚在云南的昆明,会议的主题是会商中医骨伤科分卷在大百科全书医学部分中所占的比例、篇幅的大小及体例内容。尚老在发言中非常认真的逐条逐句的分析,在尚老的发言中我深深的体会到他对祖国医学的热爱和中医基本功的扎实,他对稿件做了多处修改,有些一时吃不准的还要翻阅文件查对古籍,他那种对工作认真的态度使参会人员无比钦佩。
       尚老非常热爱体育运动,他体格高大魁梧,一看就是个运动员的派头,据说他在西安上高中上西北医学院时就是学院蓝球队成员,我也是个篮球迷,所以我们两个用休息时间还经常去省级篮球馆观看比赛,当时的篮球票价只有五元钱,我的工资低所以让我去篮球馆买球票,多是尚老出钱我出力,尚老还有一个小插曲,他有一个佳能牌照相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般有相机的人不多,据他说是在他赴美国参加世界第四十四届国际外科年会时他在美国的老同学送他的,而他却不会使用,所以我们每次外出观光时他总是把照相机给我给他和大伙照相。所以我当时的身份就是大家的服务员和摄影师。时隔两年百科全书定稿会在广东召开,全国各地的编委及人民卫生出版社的有关人员云集在广东省新会县。在这一个月之内有三件值得追忆的事,一件是广东省的骨科同道们知道尚老在新会县大家纷纷要求和尚老见面,并要求尚老做学术讲座,尚老同意后就在本县中医院礼堂做了关于中医骨伤科的现状和今后发展前途方面的内容。尚老从中医学术的特点历史沿革治疗的优越性方面做了全面的阐述,并对现代医学在骨科新成就和新动向方面也做了介绍,他从国内取得的成果和常规治疗方法的体会,也将外国医学家对中医的认识和看法作了系统的阐述。尚老讲课的思维逻辑和口才表达以及在骨伤方面渊博的知识,使参会听众心服口服。
       第二件事是当地政府组织全体编写专家参观当地的景区,有百鸟天堂工艺美术厂等,大家参观了许多地方,也都买了各自所需之物。而尚老只给小孙子买了一顶用当地特殊材料编织的小凉帽,就是这顶小凉帽映射出了尚老的高尚人品,大家都在谈论尚老对下一代的一片关爱和对中国文化传承。
    第三件事是广东省卫生厅组织全体编写人员在省内著名的经济强市县参观,其中有台山市、开平市等多处。当地政府都高度重视热情接待,卫生厅有关人员向当地人员介绍了有关专家情况,每到一处均请尚老讲话。尚老很谦虚的谈了他对当地经济发展的赞赏也介绍了他在国外见到的情况供他们借鉴。他见多识广,当地官员都非常感激。我们大家也都受益匪浅。
       我和尚老接触的不多,认识也较晚,但从一见面就非常的亲切和仰慕这位身材魁梧的北方大汉,因尚老对人谦和不摆架子,不耍牌子,很容易和大家融合。
       这位伟大的医学巨匠虽然离开我们已十年之久,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呈现在我的脑海里,又不时的闪烁出他那光辉形象,不时的激励着我们这些后辈的成长,他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是我们的楷模,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尚老永远活在我们心中。